龙头制造企业成工业互联网中坚力量
作者: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发布时间:2017-05-20 21:36
■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与发达国家基本保持了同步,但仍面临产业基础薄弱、企业引领能力不足、综合创新能力不强等挑战。
  ■行业细分龙头企业很重要,他们能否总结出细分行业里面的规律,在行业纵向打造出行业细分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来赋能其他中小企业,这会产生非常大的价值。
 
  ■企业是应用和发展工业互联网的主力,市场是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最有效的动力,工业互联网的生命力在于能够为企业提质、降本、增效。
 
  
 
  “智能+”时代已经来临。
 
  “发展工业互联网对于推动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大做强数字经济具有重要意义。”在近日举办的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工业互联网分论坛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表示。
 
  如今,工业互联网已成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驱动力。
 
  
 
龙头企业成中坚力量
 
  一批行业龙头企业早早布局,借助工业互联网重塑核心竞争力。
 
  徐工是工程机械领域的大型制造企业,也是面临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企业。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表示,徐工是国内最早利用物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助力服务型制造转型的企业,主要从三个方面赋能制造业:
 
  第一个方面,是数字化改造传统制造业。在行业内率先开展设备联网,将工业大数据分析应用于大型装备的制造过程,生产效率提升一倍,人工成本显著降低。其中,自动焊接率从40%提升到90%,产品不合格率降低到6%以下,解决了行业难题。
 
  第二个方面,是数字化催生服务型制造。如今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累计入网设备68万台,已连接 “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的用户,平台上管理的资产超过了5500亿元,并以此为主业,成立徐工信息技术公司。
 
  第三个方面,是工业互联网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王民还提到, “无人操控是工业行业的一颗明珠。未来,在荒无人烟的矿山、工地,利用5G先进技术和无人机测绘,实现三维施工、无人规划及有序作业,这些工人将由此告别恶劣的工作环境。”
 
  “海尔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工业互联网平台。海尔自2012年就开始智能制造转型的探索实践,从大规模制造转型大规模定制,于2015年推出第一个互联工厂——沈阳冰箱互联工厂。在自身实践的过程中,将制造经验、技术能力、管理经验和市场资源等沉淀,2016年3月在家博会上首次推出面向全球、全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说。他介绍,海尔的平台COSMOPlat定位是一个具有中国知识产权,引入用户全流程参与和体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COS-MOPlat已孕育出建陶、房车等15类行业生态子平台,覆盖华东、华北等六大区域12个示范基地,在20个国家复制推广,为全球用户提供衣、食、住、行、康、养、医、教等全方位的美好生活体验。
 
  “华为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定位就是为行业提供一块 ‘黑土地’。”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张顺茂表示, “在商业闭环中,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需求比较碎片化。华为在AII总舵的指引下,建立分舵,通过分舵来发展一些更接地气和跟当地的工业环境相适应的产业生态,让这些产业的生态凝聚成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将碎片化的市场变成一种可能规模复制的市场。”
 
  “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够利用大型企业发展积累的经验,在平台上复制推广,使更多的中小企业享受信息化带来的便利,浪潮在做这样的平台。”浪潮集团副总裁袁谊生表示,做工业互联网,要具备三大能力:懂制造、能增值、会推广。
 
  “紫光是非常典型的从产业出发的云基础设施的提供商,电子信息制造本身就是工业互联网的需求方。”紫光云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兼CEO吴健提出,IT人员需要进到工厂里,才能了解并解决实际的困难;工厂则需要走出来,了解并接受新技术,才能解决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深化发展需多方合力
 
  “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与发达国家基本保持了同步,但仍面临产业基础薄弱、企业引领能力不足、综合创新能力不强等挑战。”工业和信息化部总经济师王新哲说。
 
  “如同智能手机起步阶段,苹果和安卓各自构建起自己的生态系统一样,只有通过生态建设组成集团军,工业互联网才有核心竞争力。特别对于处在自动化阶段、数字化基础非常薄弱的企业,通过融入工业互联网生态,和上游企业打通,分享其资源,才能通过以大带小、以小托大方式实现融通发展。”在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看来,构建工业互联网生态,能为不同信息化水平的企业参与产业链合作提供空间。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 “与消费互联网 ‘通吃’的格局不同,工业互联网需要信息技术企业和传统企业的紧密合作。”
 
  “各行业的需求非常旺盛,和目前能够提供精准解决问题的方案之间还有较大差距。工业互联网不可能做到一家独大,传统的互联网企业和ICT企业如何碰撞,就会产生问题的解决方案。”吴健认为。
 
  “将各行业的开发者聚合起来,基于华为的新土地打造新应用是我们的发展方向。”张顺茂说。
 
  “行业细分龙头企业很重要,他们能否总结出细分行业里面的规律,在行业纵向打造出行业细分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来赋能其他中小企业,这会产生非常大的价值。”吴健表示。
 
  深化工业互联网发展,更需要政府助力。工信部信软司巡视员李颖表示,企业是应用和发展工业互联网的主力,市场是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最有效的动力,工业互联网的生命力在于能够为企业提质、降本、增效。而政府的作用是在市场尚不成熟的情况下进行探索和培育,在市场失灵时进行补台,为市场创造能够充分发挥作用的环境和条件。
 
  邬贺铨认为: “政府要推动工业互联网标准化及实施,指导建设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协调工业互联网安全监控,制定工业互联网发展政策。特别是要扶持中小企业,这种扶持更重要的是 ‘扶智’。政府可投资建设工业互联网产业技术开发服务中心,委托第三方经营,免费辅导中小企业,为其提供技术支撑。”
 
  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认为,面向“蓝海”,投融资机构也须耐心。消费互联网一切求快,而工业互联网则是启动慢、后劲大。 “建议政府做好顶层设计,设立专项基金让市场选择合适的项目,让资金进得去也退得出来。另外,建议设立针对工业互联网的专业金融投资机构,推动产融更加高效对接。”
电话
0516-88663369